untitled

田中正明:“南京大屠殺”之虛構(講演)

摘自新華出版社,199711月,《大東亞戰爭的總結》,[]歷史研究委員會編東英譯新華出版社出版發行,199712月第一版。中文譯本對原書未作任何刪削。

主持人:大家都認識這位元田中正明先生。田中先生1911年出生於長野縣,今年已83歲高齡。田中先生是一位當之無愧的憂國憂民之士,他從年輕時就開始投身于亞洲的解放事業,還作爲士兵奔赴中國戰場,參與策劃戰事報道,戰後曾歷任南信時事新聞編輯長、拓殖大學講師等職務,同時積極參加著述活動。

特別是致力於查明南京事件的真相,他從自身的體驗出發,針對史實中大量歪曲的事實,著書立說,出版了《虛構的南京大屠殺》和《南京事件總結》,並積極發表演講。田中先生的確是一位令人由衷敬佩的憂國之士。

下面,我們再談談南京事件。(田中指著南京地圖說)這是南京的城牆。南京有多大呢?南京雖是首都,但面積十分狹小。南京有東京世田谷區的五分之四大小,比世田谷區還狹窄。從東京的角度來講,相當於大田區。從城市角度講,相當於鐮蒼市,南京的面積只有40平方公里。

我曾數次到過這堙A從中華門到揚子江畔的門戶——挹江門,這條道是主幹道,它被稱作中山路。中山是孫文的名字。在這座山(紫金山)上有孫文的陵墓,叫做中山陵。用一個半小時的時間就能從南走到北。這是條橫向的主幹道。步行一小時就能從中山門走到漢中門。南京就是這樣一個狹窄的城市。請大家記住這些。

12
13日南京被攻陷的日子。19371212日,太陽旗插在了南方西南城牆的一角。南面各門被攻破是在12日清晨。松井大將在12 9日早晨,通過飛機撒發傳單。傳單上勸告唐生智軍隊說:“城內有婦女、兒童、還有外國的權益。請打開城門,和平受降。我們等到10日中午。如果在10中午之前沒有回話,我們將發動總攻。”

此前,南京市長馬超俊在12 1日命令全體市民,帶著寢具和食具移居到設立在市中心官廳街的“南京國際安全區”。這個南京安全區是由15名第三國人(7名美國人、4名英國人、3名德國人、1名丹麥人)管理的避難地。這堶掄晹釭鰴恕j學,美國的大醫院和高等法院。由於日本的領事館以及其他政府建築物林立於此,所以馬市長命令市民移入該區。

馬市長將米、面、鹽、錢和若干巡警委託給由這15人組成的國際委員會。馬市長說:“請你們靠這些生活吧!”所以,如果進入這個安全區,就不會挨餓,也沒有危險。這就是剩存的市民都躲進這個地方的理由。國際委員會的記錄對外宣稱進入該地方的市民有20萬人。

……

若是僅僅逃跑還算好。在中山路一帶,一些士兵脫下軍裝、脫掉軍鞋逃入上面所說的安全區。這些人被稱爲便衣兵。就是說,這些士兵脫下軍裝和軍鞋,然後藏起槍支,去搶奪普通居民的衣服。爲了搶奪普通居民的衣服,中國士兵還殺害了抵抗的中國人。外國人看見了這種情景。總之,估計約有五六千名戰敗逃跑的便衣兵竄入了安全區。從脫掉的軍裝數量上便一目了然。

大部分軍隊是朝著長江逃跑的。這是挹江門,它有三個門,挹江門是大門。但是,唐生智爲了防止中國士兵隨便逃跑,將門塞住了。那怎麽辦呢?由於逃跑的士兵必須爬上城牆,從城牆上跳下去,於是他們或是將軍裝系在一起,或是將綁腳連在一塊,當做繩索懸吊而下。由於出現了莫明其妙的慌亂,約有二三百人陳屍城下。此外,在城內被督戰隊打死的也爲數不少。

越過這道難關逃出城外的人遭到了佐佐木支隊的機槍掃射。因此,許多支那軍人在這埵漫颿D命。死堸k生的士兵,抓著盡可能抓到的東西準備橫渡長江逃向浦口。小船和木筏自不必說,包括桌椅在內只要有漂浮的東西士兵們就死命抓住。第三艦隊逆江而上對其進行攻擊。因此這堳芴赯M野。這就是爲何後來出現了南京大屠殺的謠言,這是戰爭。

後來,躲過殺戮順利逃走的一隊士兵沿長江南下。所以,他們在新河鎮遇到了鹿兒島的45團。在防堤上展開了慘烈的戰爭。日本軍隊中包括中隊長在內的80 名士兵幾乎全部都戰死在這堙C 敵人留下 3000多具屍體逃走了。後來中共政府在附近的江京門建立了所謂30萬人橫遭屠殺的紀念館。在巨大的玻璃櫥窗堸嚘﹞F遺骨,據說這些就是被屠殺者的遺骨。其實這些什麽都不是,這些不過是新河鎮戰死者的遺骨。此外,南京戰役以在幕府山抓獲大量俘虜而告終。

由於中山陵是孫文的陵墓,所以建築氣勢恢宏。也許大家去南京時會看到,與日本的神社並不一樣。這是一座用富麗堂皇的大理石建造的宏大的建築。在其附近還有明代的孝陵。由於松井大將命令進攻中山陵座落的紫金山時禁止炮擊,日軍費盡千辛萬苦才佔領了這個地方。就是說,如果槍擊或炮擊中中山陵,中山陵就會毀壞,日軍遵守了這個規定。

20
萬市民安然無恙金澤的7團進入了安全區, 按照松井大將的命令在安全區的所有出口設立了哨卡, 閒人免進。然後,14日必須查出逃入這堛滌k兵(便衣兵),請大家好好記住這些。這些人不是俘虜。日本的教科書上寫的是“放下槍的士兵”。“放下槍的士兵”就是便衣兵,按照戰時國際法規定立即處死便衣兵是最恰當的。

作爲軍隊和軍人要有四個條件。一是,必須整齊穿戴軍裝、軍帽等。二是,必須有司令和統帥。三是,必須有軍紀。最後是,必須公開持有武器或兵器。偷偷藏有手榴彈,讓人麻痹大意,然後悄悄地扔出去。這種事情是絕對不能原諒的。出現這種行爲的不是所謂的軍人。所以他們沒有做俘虜的資格。處決他們也是不得已而爲之。日軍查出這些人將其槍斃。

14
日, 從安全區中拉出250人。但是,據查這些人都是士兵。軍官已巧妙地逃走了。然後進行搜查,從安全區陸續找出了手槍和機槍。所以,我們認爲這很危險。15日休息,16日又搜查了一遍。日本的記錄是被查出的士兵有1200人。我們將這1200人拉出去槍斃了。

當時,據中國翻譯介紹,有的人額頭上有軍帽留下的痕迹,有的人有槍傷,或者年輕的看起來像是軍人,還有發廣東口音的。就是說,南京守備隊中有很多廣東兵,所以按照這些標準我們甄別出了要找的士兵。但不知是否有普通百姓被誤選進來。但是,正因爲有這種情況,所以才絕不允許便衣兵的存在。這是戰時國際法嚴令禁止的緣故。此外,1224日第三次查出約2000人,但是這2000人被送進了俘虜收容所。

1213日到翌年29日的58天堙A這個國際安全委員會的15個人每天都寫日記,每天都向日本領事館告發日軍的罪行。據說,包括道聽途說在內的日軍犯下如下罪行:殺人49起,傷害44起,強姦 361起(集體被強姦3起,多人被強姦6起),將人強行帶走390起(集體被強行帶走1起,多人被強行帶走2起),掠奪及其他170起,殺人只有49起。在哪里也算不上大屠殺。

其中,在松井大將的嚴令下,安全區沒有發生一次火災,沒有互相槍擊的事件 ,沒有爆炸聲 。在這堜~住的對外宣稱20萬的市民全都安然無恙。

國際委員會的委員長叫拉貝,德國人。他向日軍發出了感謝信,信中說:“安全區堿O安全的,這堥S有發生一次火災,也沒有人被子彈擊中。非常感謝。”市民全都是安全的。

而且,根據國際委員會的記錄,對外宣稱20萬的市民大約在一個月後,即114日這天達到了25萬人。增加了5萬人,爲什麽呢?這是因爲迄今隱藏到各處的難民由於重新見到了和平而從各地歸來。大屠殺全是捏造的謊話。

諸位,請看看我寫的這本書名爲《朝日新聞報道“重現和平的南京”的攝影集》的書。戰後《朝日新聞》始終報道南京發生過大屠殺,進行了大規模的宣傳,所以南京大屠殺的內容被載入教科書,南京大屠殺仍舊成了既成事實。當時的《朝日新聞》在一個月內5次刊登了如實反映被佔領的南京情形的組照。日軍是在1213日入城,入城後的第五天《朝日新聞》已用半版篇幅刊登了五張照片。第十天又用半版篇幅刊登4張照片。

南京被佔領第五天刊登的照片是昭示著和平的照片,照片的內容是中國難民陸續返城,農民正在耕地,理髮師在街頭設攤營業,孩子們在正在遊戲。第10天的照片上反映的內容是日軍給中國俘虜喂飯,給中國傷兵看病,士兵與中國兒童歡快地遊戲。這些都是南京事件的第一的史料。

在南京陷落的1213日共有 120名攝影師、報紙記者和雜誌記者等所謂新聞界人士進城採訪。儘管已經過了很長時間,但這些人大家想必都很熟悉,他們中有評論家大宅壯一,詩人西條八十、草野心平,再加上杉山平助、木村毅、林芙美子、小林秀雄、野一秀一、石川達三這樣五些小說家和評論家。

120
名攝影師、報紙記者和評論家進入了狹窄的南京市區。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人都沒有見到屍橫遍野血流成河的情景。沒有一個見過屠殺的場面。這是怎麽一回事呢?那恐怕就是說沒有發生大屠殺啦!

下面我想說一說,並不是只有日本說不存在南京大屠殺。參加南方戰鬥的中方軍隊是國民黨軍隊。參戰的最高級軍官是何應欽上將,就是大將。用日本的情形來講,何應欽身兼陸軍大將,總司令和陸軍大臣數職。何應欽做了軍事報告。這份報告堥S有提到南京大屠殺。當時的國民黨和共產黨的雜誌、報紙和報告堻ㄧ埴茼a講述了戰況和被害情況。但是,無論怎麽找上面都沒寫存在南京大屠殺一事

當時,有國際聯盟這個組織。它是現在的聯合國的前身。國際聯盟的成員幾乎全部反日援蔣,是中國的朋友。19378月,國際聯盟第8次大會召開之際,支那就北支那事件提出起訴,會上甚至通過了《抗議日本的對日宣言》。此外,第二年,即 1938 1月由英、法、蘇、中四國成立了“支那事變問題小組委員會”,說什麽日本轟炸廣東和南京的非軍事設施,豈有此理 ,甚至提出了抗議。但是,字埵瘨‵o只字未提南京大屠殺一事。

五年前發生了天安門事件。當時的騷亂如何?世界報紙,特別是重視人權的美國和英國等報紙一個勁地批評中國的行動是無視人權的行爲。天安門事件是一個只有幾百人死難的騷亂。而對所謂的南京大屠殺竟沒有絲毫的抗議。日本的教科書寫到,當時日本遭到了世界的指責。

我與外務省亞洲局長藤田進行了一個半小時的辯論。我問藤田局長:“抗議來自何處呢?請讓我看看證據。如果日本遭到指責,那麽就應該有指責日本的文章啊?”我在外務省的資料館媔i行了查閱,但沒有發現對南京大屠殺的指責和抗議。看看資料,卻發現美國大使館的汽車由於日本軍隊的關係被盜,或者弄得傷痕累累,日方甚至給予了賠償。但對南京大屠殺一事卻只字未提。

阿羅(健一)是我的同志,他手頭有《紐約時報》、倫敦的《泰晤士報》、以及美國著名的《時代》周刊。這些都是當時最反日的報刊,上面盡說日本的壞話。此外還有《星期日快報》。據說,他曾經查閱了這四種報紙和雜誌從1213日到第二年 2月底的每一期。社論當中沒有提到南京大屠殺。據說報道當中絲毫也沒有提日軍屠殺和如何處置婦女和兒童的內容。

阿利森是美國的大使,他曾經遭到日軍的毆打。然後衆所周知,支那士兵乘坐著美國的“帕內”號軍艦和英國的“瓢蟲”號軍艦逃走了。日軍對其進行了炮擊。因此,艦被擊沈,日本進行了賠償,引發了嚴重的事件。這次事件雖被炒得很熱,但據說有關南京大屠殺的報道卻沒有隻言片語。

但是,8 年後日本戰敗開始東京審判時,總之在這兩個月的時間堣擳x卻成了在南方犯下滔天罪行的惡魔般的軍隊。見到女的就強姦,見到男的就槍殺,見到東西就搶走,見到房屋就放火……。只有日本人深感到羞愧而顯得日漸渺小。

當時,佔領日本的盟軍司令部對言論的管制是非常嚴厲的,絕對禁止抗議,絕不能說這是謊言或者胡說。當時沒有電視機,只有收音機。每天晚上都要聽到“真相如此”之類的廣播。這些是盟軍司令部寫好腳本讓國民聽到的。那個“真相如此”的腳本實際上是讓人聽得不耐煩的殘暴的日本軍隊形象。因爲,如果不這樣日軍的暴行就無法與屠殺了 600萬人的奧斯威辛集中營相提並論。

遺憾的是,這種東京審判史觀仍舊在日本國民的頭腦中留有深深的烙印,仍有很多人相信中國所說的白髮三千丈式的戰時的誇張的宣傳。針對東京審判而捏造的報告現在我談談東京審判。東京審判是怎樣捏造南京大屠殺的證據的呢?

1945
11月中國在南京成立了“南京敵人(日軍)罪行調查委員會”。

這個調查委員會彙集了警察、律師協會、醫師會商工會議所、青年團,還有紅十字會和自治委員會等14個團體,呼籲市民告發南京被佔領時的被害情況。

看到日軍殺人等,什麽都可以,請說說日本的惡行”,儘管他們反復宣傳並誘市民講述日軍的暴行,但卻沒有人說。中文的原文是這樣形容當時的情景的:(這些人)就像冬蟬一樣緘口不語”。其實不是這些人不說,而是沒有這回事所以說不出來。於是,調查委員會改變了方式,他們開始千方百計地製造數位。

他們首先在紅十字會埋葬的屍體上做文章,統計紅十字會在哪里埋葬了多少人等並將其內容寫成報告,做成一覽表。統計結果是紅十字會大概埋葬了4.5萬具屍體。於是便將這些死屍都當作遭受屠殺的死難者的屍體。另外,南京有一處名爲崇善堂的殯儀館。據說,這堮I葬了11.2萬多具屍體。當時既沒有推土機又沒有卡車,你們想他們是怎樣挖掘能裝下11萬人的大坑並將其埋葬的呢?從常識來考慮這也是很離奇的。

8
年後進行東京審判的時候,他們製作了統計表。統計表上寫著哪里殺害了多少人,其中婦女有多少,男的有多少,兒童有多少。你們認爲這種東西值得信賴嗎?東京審判結束後不久,假面具終於被揭開。《産經新聞》進行了大量報道,評論家阿羅瞭解到,在中國發行的南京市政府的文件披露,當時也就是1937年到1938年期間,這個被稱作崇善堂的團體處於休業狀態,根本沒有開展活動。所以,11.2萬多人的數位完全是捏造的虛假的數位。

諸位,這也是句玩笑,有一個人說“我一個人看見日軍殺害了包括婦女、兒童在內的57818人”。這個數位是怎樣查出來的呢?(笑聲)現在這位聲稱“看見57818人被殺”的人竟堂而皇之地成了證人。剛才,我說過在這堙]新河鎮)發生過戰鬥。日本的中隊長也死于這場戰爭。敵人死了約3300人。這埵n像是湖南省木材商紮筏子讓木材順流而下的地方。來這堿搕鴔鱆漕潀鴗鴔鱁茼Y驚地看到許多支那士兵的屍體。

後來他們說:“我們在新河鎮掩埋了 28730具屍體。”就是說死屍的數量由3000人膨脹到 30000人了,增長了10倍,而且都是由他們倆人埋葬的。兩個重復就形成了34萬人被殺這個數位。這些數位還被分成三項,可我怎麽計算也算不出34萬人,而是 25.33萬人。他們竟然連簡單的加法都會算錯。

後來,東京審判的檢察人員和法官們都認爲不能將這個數位原封不動地看作是日軍的罪行,怎麽辦呢?於是決定減刑。清瀨先生將多數判決稱爲6人委員會的判決。就是11名法官當中的6人委員會,即美國、英國、蘇聯、中國、新西蘭和加拿大 6國的法官聚集在一起決定的判決。

那麽,剩下的法官怎麽辦呢?據說,剩下的法官如果有意見,就書面提出異議。法國的貝樂納爾法官私下堻z露,11名法官從未聚集在一起,商量如何定罪、對誰處刑、罪定爲幾級等問題。荷蘭的洛林法官提出不同意見說:“廣田弘毅是愛好和平、心懷坦蕩的人,在他擔任駐荷蘭大使時受到了荷蘭人的尊敬。荷蘭有一種鬱金香的名字同廣田同音。將這位與鬱金香同名的廣田處以死刑是怎樣一回事呢?他是無罪的。其餘 6人被處以死刑也是不當的,應該減速刑。”

地位舉足輕重的審判長——澳大利亞的韋勃也被 6人委員會排隊在外。他也提出意見說,與納粹德國戰犯相對比日本戰犯的量刑過重了。帕爾博士說,“全體無罪。這種審判算不上審判。”帕爾法官並不是從感情色彩出發講這段話的,他提出了“何謂侵略”、“何謂戰犯”等問題。他那篇引用世界各國國際法學者文章的長篇講話,是比由 6人委員會決定的多數判決更具權威的判決書。

據說,帕爾法官的判決書有60萬字,諸位如果想看的話,講談社已在學術文庫中將其分做一下兩卷出版了。總之,11名法官當中只有 6人委員會的6個人經過商量認爲有罪,其餘5個人則各執己見。東京審判就是這樣一種審判。是一次不能稱作審判的審判。此外,6 人委員會還南京事件是日軍屠殺了20多萬中國軍民的事件。

然而對松井大將的判決又是怎樣呢?判決書上說,松井大將統率的日軍屠殺了10多萬中國軍民,將屠殺的數位減少到一半。有這樣荒唐的審判嗎?爲了要判處一樣將軍絞刑,一會把屠殺的數位說成是20萬,一會又說是10萬,這就是東京審判的真面目。

最後,我想引用帕爾法官判決書的最後一段話來結束我的演講:“當時間淡化狂熱與偏見,理性揭開虛僞的面紗,只有那個時候正義的女神才會在維持公正的基礎上 ,要求改變過去的諸多賞罰。”帕爾先生所說的“那個時候”正在走來,它一定會到來。還有許多話想說,但由於時間的關係我就先講這麽多。如果有問題,請各位指教。講得不好,請諸位原諒。

(鼓掌)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