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

南京大屠殺30萬的數位是怎麽僞造出來的

現在談談南京屠殺從幾萬灌成幾十萬是如何演化的。

在30萬這個數位上,中國人異口同聲。研究南京大屠殺的專家和民間都斬釘截鐵地說那30萬中國人是死于日軍的血腥屠殺,而這樣的慘絕人寰的屠戮如果不是日本軍方高層的命令,那麽,日軍是無論如何也辦不到的。但我們現在根據披露出來的史料才知道,日軍軍方高層從來沒有下達過屠殺平民的命令,也沒有下達過處決戰俘的命令。只是在命令的用詞上採取了“處理”一詞。所以,我們認爲日軍在佔領南京後,並沒進行有計劃的集體屠殺。這種說法從來都是中國人自己說的。是毫無根據的。是我們錯誤的判斷。

 共黨的挺身而出,用實際行動來宣傳日軍在中國是如何實行“三光政策”(實際上“三光政策” 也是中國人自己提出來的;日本人從來就沒有下達或執行過這樣的殘忍到了極限的命令)的。而國民黨也抓住了日軍在南京屠殺俘虜和日軍士兵對中國婦女的大量的強姦及個別士兵的屠殺行爲大作文章。應該說,南京大屠殺是國共團結史最經典的一次合作。南京大屠殺給中國軍隊和中國人民帶來的意義是深遠的。它的成功推出,首先,將日軍在中國的戰爭行爲定性爲侵略,這在世界輿論中形成了重要的力量。其次,證據中的“南京大屠殺”慘況愈是空前絕後,愈能爲中國軍隊在國際社會中找到了同情甚至得到軍事干預的支援,也無形中鞏固和堅強了中國人的抗日決心。南京大屠殺是中日戰爭中的宣傳戰上最關鍵的一個環節,它成爲中國人萬衆一心共抵外侮的強心劑。這戰時中國軍隊抗日的一張王牌;但在戰後,我們卻應該審時度勢,重新面對在宣傳中得到膨脹和誇大的南京大屠殺事件。和平年代的國家利益和戰爭時代的國家利益,已經不是處於同一水平線上。

中日大戰開打後,中國選在上海,主要是希望國際列強干涉,但是西方列強只是坐視並未行動,因此中國政府但宣傳部,決定希望用宣傳日本軍對平民暴行的方式,來引起西方國家及人民的重視,爭取同情,獲得支援。

當時中國宣傳部長曾虛白在《抗戰宣傳追憶記》就露底說明了:

[
我們的政策既立(指國際宣傳——引者),目的已明。可是,用什麽方法來推進我們的政策以達到我們的目的呢?我們辦理國際宣傳,雖然在時間上比日本落後得多,可是日本在宣傳上的失敗的經驗,供給了我們極可寶貴的參考,學得了宣傳的正確技巧。

上面說過,抗戰初期,英美各國對我國抗戰實力沒有準確估計,對日本陰謀暴行也還沒有適切的認識。我們雖然可以公開陳述,卻無法令人輕易置信,唯有借助于代言人才能發生最大效果。可是我們理想中的代言人從什麽地方去找呢?…英人田伯烈所著“外人目睹中之日軍暴行”及美人范思伯所著“日本間諜” 兩書,我們取得了作者同意,由我們出版問世,聳動了國際間的聽聞,使日本軍閥的陰謀暴行,天下周知。]

中國宣傳部請英國曼徹斯特衛報的記者田伯烈”幫忙”,有錢拿又能算好事,田伯烈答應了,也成爲日本注意的對像。

其最有名的報導被日本當局查獲,被日本外相廣田弘毅轉發發給日本駐美大使,希望日本大使注意。

The night of the 11th, Toinpare*, special correspondent of the Manchester Guardian was discovered by our censors as he was about to send a communication as given in separate message #176.**….
(It is said here that when Toinpare* went to Hankow recently he was paid by his friend Donald to take over propaganda work for the Chiang Kai-shek regime.)
As it is likely this will be given large publicity by Reuters and the A.P, this message and the separate message referred to will please be sent on from London to all Embassies in Europe, and forwarded to Washington, New York and the West Coast of the U.S.

廣田密電說:我方截獲曼徹斯特衛報記者田伯烈將傳出的報導,請看第176號附件
我方得知田伯烈曾到漢口,由他的好友爲蔣介石政府負責國際宣傳的端納支付他金錢…請將田伯烈電文附件傳到倫敦及駐歐各大使,以及華盛頓紐約與美西各地領事。

廣田密電所附的截獲田伯烈電文:

Since return to Shanghai a few days ago I investigated
 reported atrocities committed by Japanese army in Nanking and elsewhere. Verbal accounts of reliable eye-witnesses and letters from individuals whose credibility is beyond question afford convincing proof (that)Japanese Army behaved and is continuing to behave in a fashion reminiscent of Attila and his Huns. Not less than three hundred thousand Chinese civilians slaughtered, many cases in cold blood.

「自從前幾天回到上海,我調查了日軍在南京及其它地方所犯暴行的報導,據可靠的目擊者直接計算及可信度極高的一些人來函,提供充分的證明:日軍的所作所爲及其繼續暴行的手段,不下30萬的中國平民遭殺戮。」

中國的專家如吳天威,華裔張純如把廣田弘毅附的田伯烈電,竄改說成是廣田弘毅自己自上海去南京掉察自承在南京及其它地方殺了三十萬,造假被揭露後,吳天威臉皮厚假裝不知道,在美長大的張純如則是羞愧無比,後來得憂慮症,落的悲劇受場

這個1938年一月初時,田伯烈說的在南京及其它地方共殺了三十萬,這個其他地方指的是那?中國人堅稱是南京及其近郊;田伯烈在同年七月出版的,由中國宣傳部長曾虛白給錢,副部長郭沫若題字的《外人目睹中之日軍暴行》,田伯烈清楚說明,指的整個華中地區殺害了三十萬人

由中國宣傳部長曾虛白雇用的英國曼徹斯特衛報記者田伯烈,是這麽說的:“僅在華中戰區,死傷的中國士兵至少就有30萬人,同時還有30萬左右的平民百姓慘遭殺害,廣大地區人煙絕迹、一片荒涼。工礦企業,也都在狂轟濫炸之下成爲一片廢墟,蕩然無存了。”

中國宣傳部出版,田伯烈著的1938年七月的書中“僅在華中戰區,死傷的中國士兵至少就有30萬人,同時還有30萬左右的平民百姓慘遭殺害”?由此可知所知田伯烈所謂的30萬左右的平民百姓慘遭殺害,指的就是整個華中,也就是當時日本佔領的京滬杭長江三角洲。

根據中國學者章開沅在耶魯大學塵封已久的地下室找到的[193712-19383],說:

“1991
7月作者再赴耶魯,花費了9個月時間,將總共131盒、1162卷浩繁的貝德士文獻從頭到尾檢黎F一遍,從中整理出有關南京大屠殺的史料1000餘頁。這些文獻主要包括國際救濟委員會與日本大使館及軍方之間的來往信函及附件,貝德士與《外人目睹中之日軍暴行》一書的作者、《曼徹斯特衛報》著名記者田伯烈(H.J.Timperley)的通信…這是關於南京地區戰爭損失狀況最早公佈的調查報告。貝德士大約在193823月間寫下的一篇駁斥日本僞善宣傳的評論中曾明確指出:"最有可靠根據的事實是,在日本部隊前進時估計在上海-南京地區至少有30萬平民已被殺害。"這與戰後南京軍事法庭的判決"被害總數達30萬以上"基本一致。”

貝德士就是當時南京京陵大學歷史系教授,在拉貝日記堮伀`附錄他與日本當局的抗議信。貝德士在1937 12-19383月領導的調查所作的統計,指出日本在南京屠殺四萬人,就是1943年美國指控的依據In the Occupation of Nanking..in one of the bloodiest massacre record in history, They murdered forty thousand men women and Children.

(
在佔領南京的時候..是人類歷史上最血腥的屠殺之一,他們屠殺了四萬男人,女人和小孩。

南京屠殺時在南京全程經歷的貝德士(M S Bates)從來就不相信有所謂三十萬人遇害的事,他在1946年東京大審時,還是堅持他的調查結果三萬軍人與一萬二千平民被害。(30,000 of Chinese soldiers, and 12,000 of civilian (men, women, children) was killed by Japanese soldiers- July, 29, 1946. by Prof. Bates of the Nanking University .

貝德士因爲不知道田伯烈被中國政府宣傳部雇用,”貝德士與《外人目睹中之日軍暴行》一書的作者、《曼徹斯特衛報》著名記者田伯烈(H.J.Timperley)的通信…這是關於南京地區戰爭損失狀況最早公佈的調查報告”, 他發現田伯烈只在上海到南京走一圈,因此他認爲田伯烈誤導的華中殺害三十萬,應該指的是”在上海-南京地區至少有30萬平民已被殺害。”

也就是說貝德士經他領導的金陵大學師生調查後,認爲在南京有三萬軍人與一萬二千平民被害。在整個上海到南京地區的被害人數,仍然被田伯烈騙了,以爲從上海,蘇州,鎮江,吳錫,一陸到三百公里外的南京,總共有”30萬平民已被殺害”

如果貝德士死後有知,知道田伯烈是受中國宣傳部長曾虛白雇用,還到漢口去向中國政府顧問端納領一筆錢後,才回上海宣傳三十萬人在華中被害的事.那他一定要氣昏了

(
日本在宣傳上的失敗的經驗,供給了我們極可寶貴的參考,學得了宣傳的正確技巧…唯有借助于代言人才能發生最大效果。可是我們理想中的代言人從什麽地方去找呢?這一方面固由於我們的努力,另方面也得感謝我們的敵人給我們製造了釵h寶貴的宣傳機會。英人田伯烈所著“外人目睹中之日軍暴行”及美人范思伯所著“日本間諜”兩書,我們取得了作者同意,由我們出版問世,聳動了國際間的聽聞,使日本軍閥的陰謀暴行,天下周知。-曾虛白)

這就是中國灌水的所謂三十萬演變進化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