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

東史郎日記的誤解

東史郎是南京大屠殺的日方的見證人。但他只說過日軍士兵在南京有過滅絕人性的暴行。他的日記中還紀錄了一個中國青年男性被他們塞進郵袋堿′▼N死的慘劇。他沒說這個死者是士兵,他也沒說不是。不過據當時的意思,東史郎可能說日軍這樣爲所欲爲,還是有他們可以把平民當軍人一樣,有就地處決的自由和權力。但接著在南京淪陷後的十多天堙A東史郎日記的中文版竟然一片空白。是什麽原因造成了這個空白,我不敢妄加揣測。但有一點是肯定了,東史郎日記證明了日軍士兵在南京有過空前獸性的暴行,但卻沒有證明日軍在南京集體屠殺中國的軍民的事實。

我們再來看看東史郎日記中的內容:“傳說在衡水的掠奪,連同橋梁的破壞,一共造成六十萬日元的損失,這筆錢由軍方向支那人支付。二十聯隊被證實爲掠奪得較厲害的聯隊,以後連徵用食品也被嚴格禁止了。嚴禁徵用物品,使第一次在北支那的我們陷入了非常艱難的境地,因爲即使沒有糧食也不允許徵用食品,其結果就是沒吃的也要去戰鬥,而且不得不常常空著肚子。”

不管怎樣禁止徵用,又不可能不吃東西。我們對這種甚爲矛盾的命令難以理解。中隊長對這個既不提供食物又不嚴禁徵用食物的命令也感到困惑。但是命令就是命令,中隊長準備嚴格遵守。困惑的中隊長說:

我不允許徵用食物。所有的人都要付錢。’

我也想付錢,可是沒有人在,沒法付。’有人說。

沒有人收錢的話,就把差不多的數額留在住戶家堙C’

可是,殺豬又不知道豬是哪家的。豬在曠野四處亂跑。’那個士兵甚是不服氣。

隨便到哪里,總之徵用東西的時候,要把錢留下。因爲中隊付給你們買食物的錢了。付錢的人可以提出來,中隊會給你們的。’

日本軍隊在中國大地上徵用東西還要付錢;這讓中國人意想不到。事實上,國民黨徵收老百姓的物品是從來不用付帳的,那叫軍隊徵集,爲了抗日。日本軍隊在食品的問題上,都不肯“拿老百姓一針一線”,而在南京發生的縱火和搶劫行爲,並不全都是日本人幹的。前期有國民黨縱火,這有魏特琳日記爲證,後來有中國平民瘋狂的搶劫,這也有魏特琳日記爲證。但日本兵在南京城確實有許多破壞行爲,也有更多喪心病狂的暴行。比如強姦,殺人,放火,偷盜。但這些都是士兵背著軍隊的紀律偷偷摸摸幹的。東史郎日記證明了這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