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

死亡人數

【拉貝日記】

作爲南京大屠殺的最直接的見證人拉貝,曾在1937且10月17日的一封信中提及:“如果他聽說過大約100萬∼120萬居民中至少已有80萬人離開了這個城市,那他對現在城堥麭B是死一般的寂靜和幾乎空蕩蕩的街道和廣場就不再會感到驚訝了。”後來拉貝和他所在的世界紅十字會都在相關的資料中反復說南京的戰前人口。資料相差不大,從20萬到30萬甚至40萬。但無論哪一種估測,都沒有我們今天的南京大屠殺的資深研究者的說法更令人瞠目結舌。他們信誓旦旦的保證南京在戰前大約有60萬到70萬人口。戰前離開南京的中國人只有四十萬左右。這是什麽樣的一個地理概念呢?我想,只要不是白癡,都可以拿出這樣的拼圖:安全區的範圍占南京城的1/3左右。如果按正常人口分佈。55萬中國人(遇難者30萬+存者25萬)中除去3萬左右的中國士兵,加上安全區委員會的統計大約有20萬中國人在安全區內。那麽我們可以得出大約有35萬人中國人在安全區外。這樣的分佈說明了什麽?這說明了一直到戰爭爆發和日軍進城,安全區內的人數保持不變,並沒有安全區外的人湧進來。而安全區外的人每天都被屠戮,被集體槍斃,他們卻對近在咫尺的安全區避而遠之。長達六周,卻的血腥屠殺,卻無一人跑進安全區,尋求保護,並向那些在十幾位外國人保護下的人們講述他們的悲慘的絕無僅有的被虐殺?從這幅地理拼圖我們就可以得出在南京安全區外還有35萬中國人是沒有道理的。如果這個事實成立,那世界紅?d字會的安全區也就形同虛設。就是不形同虛設,作爲主持安全區日常事務的那十幾個外國人,他們也應該也有機會知道在安全區外,還有比安全區內的避難人數還多的中國人,滯留在安全區外任日本軍隊的宰殺。

但安全共委員會成員們在身臨其境後卻給出了一種與我們截然不同的說法。那就是安全區外的中國人所剩無幾。因此,當後來日軍統計南京人口堙A又跑出來5萬人。拉貝也覺得意外。拉貝和紅十字會的人反復說南京只有20萬人口。拉貝在日記中說,安全區外已經沒有人口了。拉貝的意思是說安全區外的人都跑進安全區內了。後來日軍登記良民,拉貝又發現南京城還有25萬人口。也就是說,在安全區外,還有大約五萬中國人在苟延殘喘著。拉貝是安全區的主席。對安全區內的情況應該有一個比較準確的瞭解,而對安全區外的人員狀況,也不會一無所知。因此,有30萬人在安全區外消失,被處決,拉貝決不會一無所聞。而且後來,那幸存的五萬人,也會爲拉貝講述日軍在安全區外的暴行。但實際上,拉貝並沒有得到這樣的證據和資料。這又說明了什麽?在拉貝的日記中,更多的都是日軍強姦中國婦女的暴行。殺人的案例很少。後來,中國的一些研究南京大屠殺的專家們采信了拉貝日記中記錄的很多慘無人道的罪行,卻沒有采信他多次斬釘截鐵地說南京當時只有20萬左右的中國人。假如安全區外如果有35萬人口,作爲安全區委員會主席的拉貝怎麽不會心急如焚,怎麽不會爲那麽多還在戰爭危險中的中國人坐立不安?但從拉貝的日記中,我們可以明白無誤地瞭解到,拉貝的全部精力和熱情都投入到了安全區內那20萬難民身上;而安全區外,卻再沒有人讓他牽腸挂肚。爲什麽呢?如果安全區外還有比安全區內人口還多的中國人,紅十字會和拉貝會對此熟視無睹,會袖手旁觀?所以,中國學者們的關於南京的安全區外還有35萬中國人的依據是站不住腳的。

據拉貝日記的記載,有幾百名中國傷兵在交通部醫院,被日軍醫生接管。他們接受了醫療。如果日軍對那些中國戰俘全部處決的話,卻又在外交部紅十字醫院和軍政部紅十字醫院等幾家醫院媢鴾什磢熄阯f員給矛治療,就很不現實了。見拉貝日記中關於日軍醫療中國受傷士兵的情況——

關於外交部紅十字醫院狀況的機密檔案
南京,1938125
1
.病員:
醫院埵300多名病員,全是受傷的中國士兵,其中的50人∼60人已痊愈,但不允許離開醫院。
2
.工作人員:
中國女護士 21
中國男護理員 40
中國勤雜工 70名∼80
中國醫生 20
日本軍醫 2
日本男護理員 4
3
.食品供給:
中方工作人員每日兩餐,分別在10時和16時,吃的是米飯和極少量的大白菜。只有屠大夫吃得稍好些。在中國醫生當中,他有兩個朋友,有時也會邀他們一起用餐。病員也是一日兩餐,用餐時間相同,只有3碗很稀的粥。

軍政部紅十字醫院狀況:

一星期前還約有200名病員住在軍政部醫院。過去每天有3名外交部醫院的女護士在日軍士兵的帶領下來到該院,最近一次是在一星期前。該院的狀況據說很糟糕。傷員就躺在地上,除了一名中國醫生之外再無其他人照顧他們。女護士只在換繃帶時才來一下。美國海軍電報發自:上海,1938123日發至:南京,1938124日大使館(美國)致特媕q大夫(鼓樓醫院)”

17日克奡絡戌w·克勒格爾的一封信中是這樣寫的:截至今天,我們所能弄進去的只有大米,而護理人員、醫生和醫療物資一律不准進入。根據接收醫院時查明的情況來看,堶悸漲漱`率相當高,只有輕傷員才有希望活下去,當然還得要有一個前提,就是他們沒有緊接著就被日本人槍斃掉。根據報紙的報道,醫護人員的護理是不錯的,對傷員也還是有照料的,儘管這種照料是很不周全的。有關這方面的情況我們也得到了護理人員的證實,但是儘管如此,我們一直到今天仍然不准進入醫院察看。”

雖然醫院堣]有殺戮,雖然日本的軍醫對中國的傷員的救治也不是盡心盡力的;但確實是在爲中國的傷員治療,而且被救治的還是的受傷的中國士兵。這種事情和慘無人道的屠殺三十萬中國軍民的事合在一起就是兩種極端。或許有人說這是日軍爲了宣傳安撫人心的需要;但請別忘了,如果是宣傳,只需要找一家醫院,找幾個病人表演一下就足夠了。從這個意義上,我們能否看出,一邊屠殺30萬,一邊卻又在救治中國的傷員,這兩件事一旦碰到了一起,恐怕就是連世界上再愚蠢的人,也不會相信。

1226日有拉貝日記中,有這樣的記載:“街上的屍體什麽時候才能被清理掉!那個被綁在竹床上槍斃的中國士兵的屍體10天前就躺在距我的房子不遠的地方,現在一直沒有清理掉。沒人敢接近這具屍體,甚至連紅十字會都不敢,因爲這是一具中國士兵的屍體。”這則日記內容表明日軍根本就沒有“焚屍滅迹”的動機。

 

【世界紅十字會的埋屍紀錄】

二、 世界紅十字會南京分會救濟隊掩埋組掩埋屍體具數統計表:
埋葬地址 屍體具數 合計 月日 備註
小孩
中華門外望江磯 100 9 109 12-22 在城內各處收殮
中華門外高輦柏村 250 11 261 同上 同上
中華門外普德寺 280 280 同上 同上
6468 6468 12-28
上海河黑橋 996 2 3 996* 1-10 在上新河一帶收殮
中華門外望江磯 407 21 3 431 1-25 在城內各處收殮
水西門外二道杆子 843 843 2-7 在水西門外河邊收殮
上新河太陽官 457 457 2-8 在太陽宮河下收殮
水西門外南傘巷 124 1 125 2-9 在水西門外收殮
上新河二埂 850 850 2-9 因屍已爛就地收殮
上新河江東橋 1850 1850 2-9 在江東橋一帶收殮
上新河棉花堤 1860 1860 2-9 因屍已爛就地收殮
漢西門廣東公墓 271 1 272 2-11 在漢西門外一帶收殮
水西門外大王廟 34 34 2-11 在水西門塘中收殮
下關渡固 1191 1191 2-12 因屍已爛就地收殮
中央體育場墓地 82 82 2-14 在體育場附近收殮
上新河中央監獄 325 328 2-14 在中央監獄內收殮

*
實爲998

(以上資料摘自江蘇古籍出版社出版的《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檔案》。

從上面的資料中不難看出,日軍的屠殺狀況和中國人的認定的屠殺狀況是有很大不同的。中國人說日本兵是不分老幼,不分男女,一概殺之;但事實上這種認識是錯誤的,這從紅十字會的埋屍紀錄中就可以見一斑。

 

【下關的“大屠殺”】

下關的死難者多被認爲是因爲日軍的獸行。這其中包括日本的士兵和中國的官方及民間。但在下關發生的卻是另一件曠古罕有的事。這樣的悲慘是空前絕後的。是超過任何人的想象的。那就是中國守衛民國首都南京城的十萬大軍經過下關撤退過江時,卻自相殘殺,最後安全過江的只有幾千軍人。請看史料記載:

由於下關與浦口之間,僅有幾艘小火輪和200餘條民船一夜之間要運送原定的兩個師過江,已屬不易。現在陡然又增了56個師的兵力,是根本無法完成的。更嚴重的是,此口一開,許多原定向東南突圍的部隊,均蜂擁至江邊,其數量已達10個師約十余萬人。“中山、中正馬路上兵民混雜,槍場四起,秩序太亂。”挹江門前“人馬愈停愈多。堵塞無隙地,不獨車輛不能進退,人與人之間已無法轉動。”“渡江時,人人爭渡,任意鳴槍,船至中流被岸上未渡部隊以槍擊毀,沈沒者有之,裝運過重沈沒者亦有之。”

負責掩護機關及直屬部隊渡江的第78軍軍長寧希濂鵠立江北:“遙聞隔江嚎慟之慘,唯有相向唏噓,默然淚下。”據第3戰區所撰的《南京會戰經過概要》記載,近十萬等待渡江部隊,“終以人數過多,除一部渡江及泅水而過者,大部均作壯烈犧牲。

人多船少,道途堵塞,爲奪路爭船,演出了戰爭史一幕少見的慘劇。”據衛戍司令部科長譚道平敍述:“查該軍參加南京保衛戰的全部官員爲11986人,安全撤退的僅4937人。憲兵部隊指揮人員,于事後總結經驗教訓說:”渡河準備不充分,致十余萬大軍雲集江邊,均無船可渡,不得已而紮筏,當時溺死于江中者甚多。”

站在維護南京大屠殺立場的日本人洞富雄《南京大屠殺》資料中,還有一個數位是日本軍發表的關於中國軍隊的遺棄屍體數。舉行南京入城式的第二天——十二月十八日,日本軍發表說:“敵人的遺棄屍體不下於八、九萬具,俘虜達數千人”。十二月二十七日又發表說,十萬中國軍隊約有八萬傷亡。其中遺棄屍體五萬三千八百七十四具(南京日本會議所編:《南京》〔昭和十六年出版〕,第六二六至六二七頁。華中派遣軍報道部編: 《南京戰迹指南》,第五至六頁);十二月二十九日發表說,遺棄屍體八萬四千具。還有一個數位是前面已作介紹的,即南京憲兵分隊隊長、櫟派短歌作家崛川靜夫大尉所吟的:“棄屍八萬,令人驚歎,有口難言。”

因此,我們可以很容易得出,在下頭,大約有五萬到八萬的中國士兵死于自己的友軍相擊中(百姓死亡的人數無法統計。這些人死亡後的屍體在江中漂流,成爲日本人銷屍毀迹的另一鐵證);也是一些世界紅十字會成員認爲日軍在下關屠殺中國人的最直接有證據。他們只看到屍體,沒看到屠殺;當時但很自然的把兇手栽在日本軍隊身上了。那時候,他們並不知道,中國軍隊在撤退時,竟然損失了絕大部分的軍人和辜及了很多的平民百姓。這一點同樣沒有出現在遠東國際法庭上。幾十年後的今天,仍然有很多中國人對這一無所知,但這並不影響到他們把這部分死難者當成了日本人獸性大發的結果。在這種自己人殺自己人的屠殺中,這些死亡者,並沒有人爲他們哀掉,卻莫須有的把他們當成被日軍屠殺中的中國人的屍體,從而更增對日本人的仇恨情緒。如果還有人試圖爭辯,說我們中國並沒有將這些死難者統計在日軍的暴行錄堙C那麽,請問南京大屠殺紀念館上的遇難同胞300000是什麽意思?遇難就是所有因爲日軍侵略而造成死亡的中國人。因此,這些死於自相殘殺的中國士兵和中國百姓,同樣也是。但這樣一統計,問題也出來了。那就是這幾萬人都是“正常”死亡的,並非被屠殺。如果這樣來推算南京大屠殺,那麽,南京大屠殺也應該由現在的30萬喊到20萬左右。

但如果我們從貝德士的角度來看南京大屠殺,如果他在得知死于下關的中國人並不是日本軍隊的瘋狂,那麽,他將會怎樣重新評估死於日軍暴行中的南京人呢?那時候,他會不會得出,真正死於日軍暴行的中國軍民,如果除去這成千上萬死在下關的中國軍民,還有多少人是日軍獸行的犧牲品?

【「大屠殺」後南京人口】

 

當時南京城只有約二十萬居民,連同三至三萬五千國民黨軍隊,根本日軍沒有可能屠殺達三十萬民眾,而根據多個組織及個人調查,南京在陷落後一段時間內的人口並無顯著改變,詳情請參看下表:

 
分類 資 料 昭和
年・月・日
人 数
(万人)
備 考
国際委員会公式文書
T 6
T 9
T 14
T 19
T 22
 
T 24
 
T 26
 
     
J 20
J 26
J 41
J 43
J 46
J 47
J 49
J 54
J 68
12. 12. 17
12. 12. 21
12. 12. 27
13. 1. 14
13. 1. 17
13. 1. 18
13. 1. 19
13. 1. 22
13. 1. 28
13 2. 10
20
20
20
25 30
25
25
25
25
25
25
T :
 ティンパーリー「戦争とは何か」・外国人の見た日本軍の暴行)

J :
徐 淑希「南京安全区富案」
統計 国際救済委員会調査
12.12.∼13.3 221,150
スミス博士と助手による推計
報告
美大使館報告
德國方面
13. 1.
13. 1.
20 25
20
エスピー報告
ラーベ報告
証言 許 伝 音
M・S・ベイツ
21.7.26
21.7.29
20∼30
221,000人
極東国際軍事裁判検察側証人

而根據一九三八年五月三十一日南京市政公署的報告顯示,南京人口增至二十七萬七千,事實證明南京人口於陷落後約增加了五萬人,有增無減,而增加的人口主要是難民回歸,發生大屠殺之說不攻自破。

至於南京攻略戰中死亡軍民數字,在較公正和科學的數字中,我們從最初的板倉由明著『南京事件の数字的研究 3』(全貌社刊『ゼンボウ』昭和60年4月号)發現被殺國軍約1万6千人。其次、由秦郁彦著『南京事件』(中公新書。昭和61年2月刊)說出死難者約3万人説。

從下列圖表中可見國軍死難人數為:

◇戦死者    約30000人
◇生存者    約30000人
  内 訳
1、渡江成功  約15000人
2、陸路突破  約 3000人
3、収 容    約 6200人
4、釈 放    約 3000人
5、逃 亡    約 3000人
◇撃滅処断   約16000人

 

 至於市民殺害方面、在史密斯博士『南京地区における戦争被害』的研究報告顯示、南京市區死者為6600人、江寧縣之被殺者為9160人、合計15760人。

 另外,南京安全區國際委員會的調查、在昭和12年12月13日至翌年2月9日間日本兵之暴行報告『南京大残虐事件資料集 第2巻』(青木書店刊)收錄由板倉由明著『「南京大虐殺数」の数字的研究(2)』(『ゼンボウ』昭和59年10月号)顯示、日軍殺人共49人,傷害44人,便衣兵與誤認390人,強姦361人,略奪170宗。

【張純如編造南京大屠殺謊言】

張純如的書有一個非常巨大漏洞就是時空錯位,把十七世紀的明清革鼎時江南的“揚州十日”“嘉定三屠”“江陰保衛戰”和二十世紀抗日戰爭中的淞滬抗戰相混淆。英國記者田柏烈是抄十七世紀義大利傳教士衛匡國的《韃靼戰爭》媄鰫鞳完觼w三屠”“江陰保衛戰”的描寫,當然騙騙中國當前的腦子比蟑螂還不如的“憤青”是可以的。但是真的要作爲歷史文獻那就只能是進垃圾堆!

至於南京當時有多少平民死亡?這個問題一直是個迷,一九三八年元旦日本佔領軍進行一次人口登記:扣除老人和小孩子南京一共有十六萬五千人,如果加上那就有二十萬人;這比一九三七年十月減少了三十萬人,這就是目前認爲有三十萬平民被殺的由來。問題是到一九三八年六月南京人口又增加到了五十萬人達到一九三七年十月的水平,這說明有三十萬人是重新從避難的地方回來了。到一九三九年元旦南京人口又到了一百萬人達到一九三七初的水平!說明什麽:說明南京大部分避難的人基本回來了。

一九三八年六月到南京的日本岡村寧次做一番調查認爲:有四萬中國平民在南京淪陷時死亡;一九四四年日本崇仁親王在南京時也進行同樣的調查認爲有四萬到五萬中國平民死亡。他們的結論是根據南京各個善後機構埋的平民屍體有二萬三千具這個數目推導出的。目前英國《康橋戰爭史》也是認爲有四萬五千中國平民死亡。這個數位目前被日本那些左派和中間派學者所肯定,而右派學者認爲只有三萬平民死亡。

所以日本學者從舊的《中國事變》畫報上摘錄後那些書商就認爲愛麗斯.張是個騙子要她賠償損失。愛麗斯.張又把自己房間搞得像靈堂一樣;同時她的紅毛丈夫除了明天“例行公事”外根本就不當會事,愛麗斯.張抽可卡因來麻醉自己,和另一個紅毛泡上可是這個紅毛除了打泡其他什麽都不幹。最後那個紅毛要和她分手,愛麗斯.張無可奈何只好朝自己心臟開了一槍

張純如本人撒了不少謊;爲她擡轎子的南師大南京大屠殺研究中心的兩三位所謂“權威”,就更令人噁心。他們明明知道張著在學術上一無可取,仍然昧著良心把他捧上天。

同樣是這個南京大屠殺研究中心,中國所謂最權威的地方,主持推出僞書《黃金武士》,聲稱日本從中國掠奪走了價值幾百萬億美金的黃金;而這個數位,是當時全球黃金總儲量的幾百倍。

49
年的長春圍城,到現在也不承認死了30萬,國民黨將士說死了450萬,死堸k生的日本人說死了230萬,但圍城的共軍說只死了10萬。

圍城後的常春老百姓見面就說,“你家還剩幾口?”
這反映了常春人對死亡人數的概念。

可是南京就沒有這種現象發生,這個事實也反映了南京人對死亡人數的概念:
即,肯定是在10萬以內,這10萬里包括陣亡軍人。

實際上,把軍人陣亡人數也進行計數,是很無賴的。

【金陵大學社會系美籍教授Lewis Smythe的研究】

南京死亡平民一萬二千,資料出自金陵大學社會系美籍教授Lewis Smythe,在1938年三四月率領師生所作的南京地區受害家庭訪問調查報告、南京事件全程在場親歷的金陵大學美國Lewis Smythe與Bates教授,1938年調查統計出市民死亡一萬二千人.

Lewis S. C. Smythe, War Damage in the Nanking Area: December 1937 to March 1938 (Shanghai: Shanghai Mercury Press, 1938)

日本軍部在南京事件接束後的一九三八年三月,坦誠的同意國際難民委員會立刻作全市城鄉損害大調查,而且未加干涉。當時國際難民委員會委託南京事件的見證人,金陵大學社會系美籍教授Lewis Smythe史邁士,在1938年三月開始率領南京金陵大學師生所作的南京地區受害調查報告~

他們以每南京市內照門牌號,每五十戶為單位進入訪問,得出全市居民因戰爭而死傷者為6750人。其中850人因戰爭中的炮擊,轟炸或射擊而死,2400人死於暴力(就是被中國兵或日本兵所直接殺死)
失蹤者數目為4200人,如果將失蹤者列為死亡,則死亡人數為7450人
共調查南京人口27萬人中的二十二萬人、不包括浦口及較偏僻鄉村

根據南京國際難民委員會在一九三八年六月發佈報告,全市接受調查的二十二萬多人(浦口與部分偏僻郊區未列入調查範圍)的夫妻小孩同住的市民正常家庭的數目,較戰前下降5.1%,南京在戰前平均家庭人口為4.34人,所謂南京大屠殺後,南京市區家庭平均人口4.7人,郊區為4.0人。

市民人口主要減少為青年男性,較戰前下降14%.全市接受調查的二十二萬多人中,調查得出的非自然死亡近七千人(6750人)中,其中百分之87直接死於軍事行動,13%意外死於軍事行動。

再比較紅十字會埋屍報告,推定南京市平民因戰爭而死亡數目應為一萬二千人。於一九三八年六月發表報告。

而1946年一月中國國立中央研究院,韓國樞教授統計南京平民死亡人數一萬零九百五十人.

國際難民委員會在一九三八年三月所作調查,與1946年中國國立中央研究院在《南京地區戰爭受害情況》中調查出南京市的死亡人數的合計共一萬零九百五十人的接果相近。

這就是為什麼中國政府到了1946年二月,向東京大審法庭報告南京市民
大多都沒聽說過有大屠殺這回事,拖到十月只找到五十三件,因此十月底中國宣傳部在二十天內編造了2874件證詞,湊出三十五萬被害的不存在的被殺害假數目!

根據史料,當時南京城只有約二十多萬人請看:
[截至十一月二十五日止,國民政府所屬各機關都已遷徙到武漢或重慶去了。在八一三上海戰爭未爆發以前,南京人口約為一百萬人,至此所剩僅三十餘萬人。]
-國民黨軍第七十八軍軍長兼第三十六師師長宋宋希濂,回憶南京保衛戰一文

[在第二次遷移中,我們現在已很難得知當時成功離開南京市民的準確數字了。11月底,南京市長估計尚有30至40萬的市民還留在南京。]
-《抗日戰爭研究》2002年第4期

[到12月12日這一天,當時滯留在城內的居民可以說全部逃進了安全區,總數約有20萬∼25萬人。當時已經作出了足夠的準備,如設立大型難民收容所安置難民,運進的大米儲備可維持兩個月]
-1997年十二月被張純如發現的拉貝日記

怎麼1946年十月底,在不到二十天內中國宣傳部就弄出一個南京被屠殺三十五萬三千零二十六人(353026人)的怪事??
被屠殺的人數,竟然比南京淪陷時的人口(20-25萬)還多?

【南京人口僅餘三十萬的事實】

這是中國第七十八軍軍長兼第三十六師師長宋希濂回憶南京保衛戰時自己泄底,承認南京當時當時人口只有三十多萬的事實,證明日本研究南京人口數目是正確的,根本沒有所謂幾十萬大屠殺的事。

節選自 南京守城战/宋希濂

一 守不守南京的争论

自上海占据形势逆转后,退却紊乱不堪。第七十四军军长俞济时率所部第五十一师王耀武部、第五十八师冯圣法部,与战区长官司令部完全脱离关系,自苏州一直退到南京附近的句容、汤山一带。俞济时也是蒋介石的亲戚,曾充当蒋之侍从人员及警卫旅长多年。他到汤山后便来南京见蒋介石,蒋也没有责备他,就叫他率部参加守卫南京,京唐生智赋予这个军以守备淳化镇、牛首山一带的任务。这大约是十一月二十七日前后的事情。约再过了两三天,又有第六十六军军长叶肇率所部第一五九师谭邃部及第一零六师(叶肇自兼师长),第八十三军军人邓龙光率所部第一五四师巫剑雄部和第一五六师李江部(这两个军都是广东部队)子镇江退到句容、汤水镇(唐山镇)一带。京唐生智报告蒋介石核准,命叶、邓两军均参加保卫南京的任务。卫戍长官部令这两个军在汤水镇东西之线占领阵地,阻击沿京杭公路向北进犯之敌。这样就形成了以第二军团、第六十六军、第八十三军、第七十四军守卫南京外围阵地,以第三十六师、教导总队、第八十七师、第八十八师守卫南京负廓阵地的两线配备态势。由于部队的残缺,新增加的这三个军合计实有兵力约为四万人左右。加上原有的,保卫南京的总兵力约为十一万多人。

二 德国大使陶德曼到南京的内幕

截至十一月二十五日止,国民政府所属各机关都已迁徙到武汉或重庆去了。在八一三上海战争未爆发以前,南京人口约为一百万人,至此所剩仅三十余万人。蒋介石于十一月二十九日(或三十日)亲自带着唐生智、罗卓英、周斓(长官部参谋长),王敬久、孙元良、宋希濂、桂永清、邵百昌(江宁要塞司令)等人到紫金山、雨花台、狮子山炮台等处视察了南京的复廓阵地。政府的重心移至武汉去了,蒋介石在南京已经无事可做,为什么还不走呢?这是一个谜。

當時守城的中國將軍自己承認"在八一三上海戰爭未爆發以前,南京人口約為一百萬人,至此所剩僅三十餘萬人" ,揭穿了中國人造假三十多萬被害是灌水的 。


我只能說非常嚴格的符合被日本軍人暴力侵害爾死標準且有據可考的現在有38人這個數字,就算打寬一點把所有暴力傷害(虐殺,縱火,強姦都記入),我想按照日本憲兵部隊的記錄應該算200餘人次(松井大將閣下入城後立刻將憲兵部署到南京城的商業區和中央機關辦公地點制止這種脫序行為,並且對雖然數目不多但是影響極其惡劣的性犯罪進行追查,最後有兩百多起嚴重暴力事件被憲兵檢舉並懲戒),遠遠低於任何中國的紀錄,但是這裡要聲明在戰鬥中被捲入死亡的(主要是炮擊和轟炸)以及被中國兵殺死,以及與軍事行動有關的意外死亡不計入在日本軍暴力侵害死亡的數字中,總的數字在4萬至5萬,至於說南京市民被殺絕,是純粹放屁,南京市區在11月中旬開始疏散了不少於12萬人的市民(主要是公務員,教師,技術人員及其家屬),且在所謂的大屠殺結束後(也就是12月13日以後兩到四周之後),日本軍隊為中國居民辦理良民證,共發出不少於13萬張有效證件,所以南京市民的傷亡遠遠小於中國方面的宣傳,更加不是什麼屠殺!


【極東審判中中國人的捏造】

至於極東審判…哼哼,用中國人提供的那些資料來審理案件,你還想怎麼樣???中國證人在法庭上給被告辯護團質問得醜態百出,南京事件一共才列出7個中國證人出庭,除去沒當庭就死了一個,剩下6個發言前後矛盾,胡說八道,個個都會露餡,即便迦南法官為首的六人委員會法官團拚命偏袒,還是連著被取消了兩個證人的作證資格(當場被揭穿撒謊),嚇得聯軍方面取消了當庭盤問證人的手續,用證人口供文本強行通過,11國法官團中連荷蘭和印度法官都公開抨擊七戰犯絞刑的審理是公然踐踏法律。

一場戰勝者向失敗者公然炫耀暴力的鬧劇都被演成這幅德行,這些英米鬼子確實是飯桶,還是中國人厲害,居然公然無視證據不足,事實不清的客觀現實以子虛烏有的罪名槍斃了向井,野田,田中三官佐,這才叫做不飯桶呢,要是飯桶怎麼能表演這麼骯髒的醜劇,明明是垃圾桶才對!

向井和野田兩少尉從未在南京斬殺平民,他們是從上海到南京一路作戰,在戰鬥中堂堂正正的斬殺敵兵,難不成人家身為交戰者不可以斬殺敵人戰鬥員嗎?所謂的南京百人斬比賽根本是中國方面利用歪曲新聞(無視新聞中明確提出兩者是陣斬敵兵,且在到達小丹陽之前就有七十多人的記錄,在南京陷城後兩者的比賽數字根本沒變化)加上單方面的非法審判(完全無視辯護方提出的人證以及兩少尉在戰爭中的日記以及戰友的通信等客觀證據)所構陷的冤案,充分體現了中國人利用偷竊來的勝利極力侮辱和褻瀆無辜日本軍人的可恥行為,南京審判,特別是百人斬審判將作為世界上最可恥的戰勝者屠殺戰敗者的紀錄。

法官和受害者們撒謊成性,甚至在極端不公平的東京大審判中,中國人對日本戰爭責任的控訴所編造的謊言都拙劣至極,以至於法官宣佈禁止辯護律師盤問證人,到了南京軍事法庭的審判更是花樣百出,下流做作之處不勝枚舉,兩少尉百人斬的審判程序之兒戲,審理之蠻橫,充分體現中國人只懂得仗勢欺人,欺凌弱者根本不懂什麼叫做法理公道的鼠膽狗輩作風(要說南京大屠殺,我認為槍殺無辜的日本退伍軍人如向井和野田少尉這樣事情才叫做南京大屠殺,無恥的中國人野蠻殘殺日本退伍兵才是南京大屠殺),這樣還要我看中國人的證詞?我從街上找條老狗回來盤問也比問中國證人可靠了!

【總結】

 所以,根據較公正和合理的數字顯示,整場南京戰事死亡軍民數字約為49人至30000人之間,與當時一般戰役的死亡數字比較不算多,故此並不能稱之為日軍有意的屠城行為。